Navigation menu

新闻中心

未婚生女失联拒养 纵达教你该如何维权

纵达娱乐网综合消息 现在的社会有很多让人不能理解的事情,年轻人因为一时冲动生下孩子,生下不管遗弃给别人,是一种极度不负责任的人,这种人会受到什么惩罚。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 上周日(10月15日)晚,CCTV12--社会与法频道《律师来了》节目,以《我女儿不要她女儿》为题,报道了来自河北省廊坊市永清县的孙秀荣女士,其18岁的女儿外出打工与一名安徽小伙私奔后生下一女婴,取名为松松。双方为抚养问题产生争执,未婚父亲失联多年,其母亲则一直拒绝抚养。
对此,曾做过摘肾胃穿孔手术的孙秀荣不顾年老体弱,将松松含辛茹苦拉扯大,并将其送进了当地小学读书。然而其至今上不了户口,其生活开销也让孙秀荣越来越力不从心。万般无奈的她,求助《律师来了》节目组,为外孙女争取她应有的法律权益。
面对镜头里学习刻苦但却内向孤僻的小松松,节目现场的四名律师均潸然泪下,同情怜惜其不幸遭遇之余。四名律师就其父母的行为是否构成法律上的遗弃罪,如何帮其上户口,落实其今后的抚养费等问题进行讨论,为孙秀荣支招。最终,孙秀荣选定了河北红杉律师事务所律师祁粤青帮她代理此案。祁律师表示,将本着维护家庭团结的原则,先私下调解,如不成功,再向法院民事诉讼。看法新闻记者还注意到,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理事长戚学森通过缘梦基金向小松松捐款2万元,祝她健康快乐地成长学习。
女儿外出打工失联一年多 再次见面抱回一女婴
镜头里的孙秀荣皮肤黝黑、神情憔悴。据其陈述,其大女儿18岁时不再上学,欲外出打工。她不放心,觉得她年龄太小。为此她父亲就近帮她找了一份加油站的工作。令他们老夫妇没有想到的是,女儿在上班期间很快结识了一名安徽小伙,并与之私奔失联一年多。
再次接到女儿的电话时,孙秀荣得知她和那小伙生了一名女婴。她们想回家,孙秀荣却觉得女儿未婚先孕,让她在全村人面前抬不起头,一时无法接受,于是电话里拒绝她们回家。
最终,女儿在那小伙的陪伴下,抱着她们生下的女婴,回到了娘家。由于女儿这时才19岁,未到法定结婚年龄,无法领结婚证。再后来,小两口产生了很多矛盾闹分手,就孩子的抚养问题达成一书面协议。
看法新闻记者注意到,镜头里的书面协议显示,女方明确拒绝抚养女婴,男方则在协议中声明,女方与小孩脱离母子关系,不用支付抚养费,一切由他来抚养。对此,孙秀荣表示,她曾听女儿转述,这准女婿扬言要卖掉他们生下的女婴。考虑到准女婿的父母也早已离婚,她决定由她自己来抚养外孙女小松松。
母亲不肯抬头与松松相认 父亲提牛奶探望后再无音讯
就这样,孙秀荣不顾年老体弱,辛苦拉扯着外孙女。这期间,女儿嫁到邻县,生下了三个小孩,有了新的生活。对于小松松的生活,她不管不问。当地电视台记者曾上门做过调解工作,长达六个小时的调解中,她始终低着头,很少说话。每每提到小松松,她总是避而不谈。针对松松上户口的问题,其更是坚定的拒绝,甚至小松松奔奔跳跳来到她面前,她也没有抬头。
面对当地电视台拍摄的这段视频,节目现场四名律师均潸然泪下,为小松松的不幸遭遇痛惜;孙秀荣则不时地别过头,用布满老茧地手擦拭着眼泪。据其介绍,小松松的父亲这些年也未支付过一分钱抚养费,只在其1岁半的时候,提了一箱牛奶上门来探望她。此后,再无音讯。
对此,作为现场观察员的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伍先江表示,孙秀荣目前最担心的是外孙女松松基于无户口问题,所带来的上学、就业、医疗、社保等方面的困扰。就在2015年底,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一个《关于解决无户口人员落户的若干意见》,从2016年开始,这在政策上没有任何障碍,关键的是如何落户的程序问题。
伍先江称,本案中,他拿到了南通医院有关接生小松松的临时证明。按照规定,当事人五天内凭此证明、夫妇双方身份证及确定的婴儿姓名等信息资料,到妇幼保健所领取医学出生证明。但是当时夫妇双方并没有去领取,现在显然已过期了。不过可以申请补领,用留下的存根去对应查找。拿到出生医学证明后,再由小松松的父母双方任何一方的户口薄,外加未婚生育证明去户籍登记机关为小松松补办户籍。
姥姥一再确定抚养松松长大 律师支招变更监护人身份
值得一提的是,节目组还跟踪拍摄到了小松松目前的学习生活情况。视频画面显示,她扎着马尾辫坐在教室里,望着窗外,若有所思。据其老师介绍,该生学习比较刻苦努力,但因其父母长期不在身边,得不到他们的关爱。只有姥姥陪伴着她,因此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小松松性格比较内向、孤僻,对她学习成绩有些影响。对此老师希望其家庭能够和学校共同努力,抓好小松松的学习生活。另据了解,由于其没有户口,入学时,其学籍是根据临时出生证明随机抽取的。
看法记者注意到,课间休息时间,其他同学们都在操场上三个一组,两个为伴的在一起做游戏。唯独松松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独自玩耍,显得很孤单。放学后,其又背着书包独自回到家中。在家里,松松最喜欢做的游戏是在客厅里转圈圈,身着连衣裙的她,转起圈来,活像个花仙子。
松松也有很懂事的一面,她帮姥姥做家务,打扫卫生,倒垃圾;闲暇的时候,她抱着毛绒熊,在沙发上小声哼唱着“别把你自己最疼爱的人弄丢了,别在让那爱你的心受伤了,别让自己留下悔恨了以后,演变成寂寞……”或许,这就是她的心声,在唱给她的父母听。
节目中,孙秀荣一再确定,她将一直抚养松松长大。只是她自己做过摘肾胃穿孔手术,身体比较弱。另外,靠她和老伴打零工,收入不稳定,供松松学习生活,总显得捉襟见肘,力不从心。对此,北京市律师协会张晓俊律师表示,这需要撤销小松松的法定监护人的身份,将松松户口上到其姥姥孙秀荣的户口薄上。具体可以通过民事诉讼,由法院来传唤其父母,撤销其监护人身份。但是松松非婚生子的身份没有变,即便监护人变成了其姥姥,但不能免除其父母给她支付抚养费的责任和义务。
最终,孙秀荣因地域便利选定了河北红杉律师事务所祁粤青律师帮她代理此案。祁律师表示,将本着维护家庭团结的原则,先通过私下调解的方式,让其父母自愿对孩子达到一个抚养义务。若调解不成,达不到此目的,她再向法院民事诉讼,为松松维护法律权益。看法新闻记者还注意到,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理事长戚学森通过缘梦基金向松松捐款2万元,祝她健康快乐地成长学习。
对子女有法定抚养义务的主体:
(一)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
《婚姻法》第二十一条规定:“父母对子女有抚养教育的义务;子女对父母有赡养扶助的义务。
父母不履行抚养义务时,未成年的或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有要求父母付给抚养费的权利”。
(二)继父母对继子女的抚养教育义务
《婚姻法》第二十七条第二款规定:“继父或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适用本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
(三)养父母对养子女的抚养教育义务
《婚姻法》第二十六条规定:“国家保护合法的收养关系。养父母和养子女间的权利和义务,适用本法对父母子女关系的有关规定”。
(四)祖父母、外祖父母对孙子女的抚养义务
《婚姻法》第二十八条规定:“有负担能力的祖父母、外祖父母,对于父母已经死亡或父母无力抚养的未成年的孙子女、外孙子女,有抚养的义务”。
(五)非婚生子女的抚养
《婚姻法》第二十五条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